欢迎访问沙湾新闻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新闻热线: 0833-3440026
您现在的位置: 沙湾新闻网 >> 信息总汇>> 沙湾文学>>正文内容

众生相(组诗)

作者:李易农     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21日    点击数:
乡间的石头   在乡间,石头大都淹没在草丛里   只有你不经意地踩上了   你才会感到,脚心那隐隐的            在城市里   我被淹没在高楼的阴影里   在没有人打通小广告上的电话时   我坚若卵石的心里,总会涌起一层层的、   又一层层的          槐花   槐花儿家的房后有成片的槐花林   春天里,林子开满槐花   香味儿丝丝缕缕缠绕着槐花   也缠绕着一个孩童的心         槐花儿抱着槐树向上望   她忽闪的眼睛全是槐花的白   她手捧着一串槐花,像捧着闪烁的光   她把脸埋在槐花里,槐花变成了牙齿   格格地笑         她会送给我槐花   让我闻闻花香,看看花儿的心   甚至让我爬树上去为她摘槐花   她抱着成推的槐花,一句连一句说:   槐花真白,白得像张纸         她的话竟在我心里铺开了另一张纸   多年以后,无论多么努力   我都不能在这张纸的洁白上,画上他乡的   春天       追风筝的    你脚下踩着风   你手里攥着一截断线   你追着远去的风筝         它飞过树梢的寂寞,飞过屋顶的青灰   飞向一朵又一朵飘渺的云   你脚下增添了一缕风   一缕压迫着心脏的风         你惊恐地看着它   它在你目光追不到的地方隐去身影   你空空地攥着线,脚下仅余的一缕风   突地失去了撑力   你瘫坐在一捧乱草之上         在你的叹息里,你没看到   一些小草,在你追风筝的路径上   早已探出了头         那个提灯的人   夏天的夜色如此深厚   父亲提着马灯,将我领出门去         他蹒跚着将路面的石头踢出去   娃儿,小心……   遇到水坑,他赶紧用苍老的声音提醒我   娃,得蹦跳一下……   上坡累了,他也会用手指上的僵硬   拍拍我说:娃,歇会儿,别累着         整个夏天的山路上,就我和这个提灯的人   他尽量把灯光照在我目光所及的地方   透过夜色,我的心被另一盏灯   点亮         这个提灯的人,没有说太多的话   只手把灯递给我   使我每迈出一步,脚下都踩着一个红红的   太阳       别离的车站   在车站,在这别离的愁肠里   我不去考虑谁会在此下车,而谁   又会上车,或者,与我一同上车的人   为什么会面带微笑         我只在乎这一缕风的温度   如果没有人前来送行   那就自己系好脖间的钮扣   一只手提好仅有行囊的孤单   另一只手,用来作别这个城市         来时的路,再一次丈量   然后,上车寻找合适自己的位置   就像当初,寻找自己的人生和爱情一样   拨开汹涌而来的人群   那些飘逸的云朵,倚在一个楼宇的陌生里   疲惫,恐惧,羞涩   一切在期待中开始美好的憧憬         依依惜别,难分难舍   他人的别离场景,无意间袭上我的情感   与我毫不相干的生活,虽与我的细节不甚相同   但那珍重两个字,亲切的,令人眼角湿润         列车嘶鸣,在即将离去的时刻   目光掠过人流的蹿动   站台,房屋和眼前的道路   一切仍是我当初来时的模样   唯有心情,不再暴露激动的锋芒         在车站,其实不必悲伤   所面临的,也许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一场雨里的事物   云来,乌云来   雨滴满街道奔驰   风来风去,还是在这样的风里   很多事物,一有触及灵魂就会出窍         那个两鬓生霜的人   在夜半咳嗽着,不愿将禾苗栽下   缺少的东西,想来让人心痛   翻来覆去,也只有和床的吱呀交劲         天空多么干净呵,仿佛用舌尖舔过一般   女人的豁牙,唠叨着琐碎   牛羊的尾巴使劲逗着蚊蝇   一只水桶在山路上喊,:饿啊   拳头大的一滩水,在沟低难以生长         几个用污垢遮面的汉子   他们怕遇见心怡的姑娘   唯恐一个眼神,将整座山头点燃   大地荒芜的时候,婚宴只有桌面在闪光   碗里的一滴水,令世界疯狂         很多事物   随着这一片云,随着这一场落雨而复活   水泡灭绝一朵,另一朵就会随水流远去   此处是大海,倾刻   另一处即是汪洋         但街道上的积水里没有船   卷出岸的浊浪里也没有船   在遥远的海岸上   那些船,因被沙石扯着腿   难以启航       故乡,是我思念的田庄   故乡,是我思念的田庄   每一次想起,都令我神思向往         我出生在麦垄上   那里,至今还有我啼哭的乐章   我的攀爬,就像那些藤蔓一样   缠绕着田地的脊梁         我的欢乐,是麦田上空的云   我用最为纯粹的情感   让故乡的风景如火飞扬         如果,多年后   我忽然在他乡流泪   那一定是故乡的麦田   麦田收获后的麦茬   把我脆弱的诗句划伤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