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井研新闻网 >> 文化旅游>> 文化视点>>正文内容

茶祭

作者:未知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08日    点击数:
作者: 虞开明   茶馆地处场尾,偌大的一棵黄桷树是它的一把遮阳伞。馆主老婶子待客热情,小小茶馆,场场客满。 这茶馆有一条大家共遵的规矩,泡上茶每人面前都得放上少则一元两元多则三块五块的茶钱,有见了熟人走进茶馆的,便很阔气的吼上一声:“泡碗茶”。熟人也不谦让,道声谢坐下来,老婶子便拧了茶壶过来将开水冲上,随后甜甜的高唱上一声:“今天XXX的茶钱XXX惠了”。请吃茶者和被请吃茶者都大为荣光。 老婶子这茶馆里最能神吹的一个,当数顺河村的虞海清。他已有十多场没来茶馆了,有人带来消息说,他即将到阎王老者那儿报到,于是大家惋惜的同时,便很挂念。 可这场第一个来茶馆的,竟是虞海清。 “咦,老哥子,好啦?你不来呀,我生意都跟你去咯。” 虞海清倚着手杖冲老婶子笑笑:“我舍不得你的茶呀”。说话的同时,喘息得厉害。 老婶子扶虞海清到竹椅上坐了,边冲茶边说笑道:“喝了我的茶呀,到阎王老者那儿就不用吃‘迷魂汤’了。” “不吃‘迷魂汤’下辈子我们才好相认嘛。”虞海清说笑着从衣袋中摸出一个油纸包来,打开,然后从碎票中抽出一张十元的钱来压在茶碗下对老婶子说:“你散场后点碗,今天来人的茶钱我全开了。” “哟,操舒气呀,你这……何必呢?”  虞海清颤巍巍的对老婶子摆摆手:“都是些老朋友了嘛,还不知明场我还能不能坐在这里呢。” 老婶子的鼻子就立时有点酸了。“别说丧气话,你这不是好起来了吗?大家还等着听你的书呢,不知你耳朵发热没有,场场都有人念叨着你呢。” “书我是不能说了,所以今天就只能请大家喝茶。 当太阳爬上茫溪河对面老柴山顶的时候,街上赶场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老茶客们也一个接一个的走进了老婶子的“老友茶馆”。大家见了虞海清,纷纷趋上前来招呼问好。 “嗨,虞大汉儿,你还没死嗦,我还说哪天来跟你打伴呢。” “老哥子,吃了些啥子药,起得床了?” “虞幺爷,你的书还没说完,害得我睡不好觉哈,今天该要接起摆讪?” 虞海清抱拳示歉:“书我是没法说了,我请大家喝茶,大家喝茶”。 茶友们说笑的同时,老婶子冲上茶来,每冲好一杯,她都要朗朗的唱上一句:“今天XXX的茶钱,虞海清惠了”。 茶馆里于是变得热烈而温馨起来。 第二场,茶馆不再见了虞海清来。有人说,虞海清头场回家就死了。当下便有人叫道:“泡碗茶”。老婶子拧壶过来问:“哪个要?”叫茶者指指头场虞海清坐过的方位:“虞海清”。老婶子一听,身子一下僵住了,眼眶一热,就有泪水滚出了眼窝。茶馆里顿时寂静了下来,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老婶子的身上。她默默上前去冲泡好了茶,随之用哽咽的声音唱道:“今天虞海清的茶钱XXX惠了。”  虞海清坐过的地方,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有人为他泡茶……   作者简介  虞开明,笔名开明,井研县门坎乡人,现就职于深圳某公司。闲时文学创作以小说和剧本为主,自编有《悠悠茫溪水》短篇小说集和《海角遗梦》电视电影剧本集。小说集收录了数年来发于报刊、网络的小小说、短篇小说和中篇小说30来篇;剧本集未正式发表过。文学所表现的,是个体对社会的认知;作者以描叙生活为己任。坚信:生命有限,文字不朽!
分享到:

相关文章

井研新闻网手机版
Copyright 2013 by www.leshan.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