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峨边新闻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峨边新闻网 >> >> 峨边掠影>>正文内容

峨边,可爱的小山

作者:落叶知秋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7年05月31日    点击数:

                                                                                   峨边,可爱的小山

                                                                                               落叶知秋

         清 晨 , 朝 霞 还 未 穿 透 云 层 , 街 上 匆 匆 的 脚 步 已 把 小 城 从 甜 美 的 梦 乡 唤 醒 。 昨 夜 的 霓 虹 还 在 闪 烁 , 滨 河 路 上 已 有 了 学 生 的 歌 声 。 晨 雾 中 三 三 两 两 晨 练 的 人 们 在 滨 河 路 上 舒 展 着 自 己 的 手 脚 。 大 街 上 , 环 卫 工 人 早 已 为 小 城 洗 尽 了 满 脸 的 尘 埃 。 商 旅 们 脚 步 匆 匆 , 正 踏 着 现 代 的 节 拍 。 小 城 新 的 一 天 已 经 来 临 。

 
 
  天 大 亮 了 , 街 上 的 行 人 渐 渐 多 了 起 来 。 上 班 族 们 走 出 家 门 来 到 各 类 早 餐 店 。 早 餐 店 的 品 种 很 多 , 想 吃 啥 点 啥 , 店 主 的 笑 容 总 挂 在 脸 上 , 就 是 初 次 来 到 峨 边 的 外 乡 人 坐 到 店 里 也 不 会 有 一 点 异 乡 和 生 份 的 感 觉 。 顾 客 随 身 的 包 可 以 放 心 随 意 放 在 店 里 , 不 用 担 心 被 抢 , 小 吃 店 的 老 板 也 不 会 提 醒 顾 客 看 好 自 己 的 包 , 店 内 也 没 有 民 警 张 贴 的 : “ 谨 防 小 偷 ” 之 类 的 告 示 。 总 之 在 这 里 就 餐 你 可 以 放 放 心 心 。 这 里 的 小 吃 价 格 应 该 算 是 便 宜 的 。 鸡 丝 粉 、 肥 肠 粉 、 牛 肉 面 、 排 骨 米 线 之 类 的 都 在 3元 以 下 一 碗 ; 一 根 油 条 一 碗 豆 浆 、 一 个 大 馒 头 、 一 个 大 肉 包 子 一 律 五 毛 钱 。 一 般 人 吃 一 个 大 馒 头 足 够 , 比 起 大 城 市 的 一 根 油 条 一 元 来 说 , 这 应 算 是 很 便 宜 的 。 卫 生 条 件 也 很 好 , 所 有 小 吃 餐 馆 都 实 行 了 白 色 化 , 门 店 绝 大 多 数 都 进 行 了 装 修 , 餐 巾 纸 放 在 餐 桌 上 随 顾 客 取 用 。 店 主 服 务 也 很 周 到 , 学 生 们 只 要 半 碗 面 条 、 半 碗 稀 饭 , 店 主 也 会 不 厌 其 烦 按 学 生 所 需 供 给 。 所 以 上 班 族 们 、 学 生 们 都 乐 意 到 小 吃 店 用 早 餐 , 省 了 自 己 生 火 做 饭 的 麻 烦 。

 
 
   九 点 该 上 班 了 , 大 街 上 的 各 类 门 市 都 开 了 门 , 亮 了 灯 , 店 主 店 员 们 又 满 脸 堆 笑 地 迎 接 着 一 个 个 顾 客 。 机 关 职 员 们 又 坐 到 了 自 己 的 办 公 室 , 开 始 了 一 天 的 迎 来 送 往 , 忙 忙 碌 碌 。 此 时 , 你 如 果 是 个 异 乡 人 走 在 小 城 的 街 上 , 你 会 觉 得 峨 边 这 个 小 城 不 张 扬 , 很 可 爱 , 在 小 巧 中 透 着 灵 气 , 充 满 着 无 限 活 力 。 从 山 上 下 来 赶 场 的 阿 咪 子 们 走 在 大 街 上 有 说 有 笑 , 互 相 逗 着 趣 , 嗔 骂 着 , 他 们 五 颜 六 色 的 衣 饰 和 漂 亮 的 脸 蛋 成 了 街 上 的 一 道 亮 丽 风 景 , 让 你 不 由 自 主 地 频 频 回 头 。 假 如 你 要 献 殷 情 最 好 先 掂 量 自 己 的 份 量 , 也 许 阿 咪 子 们 都 有 了 自 己 的 心 上 人 , 你 必 须 胜 过 那 个 比 你 先 到 的 很 帅 气 的 阿 哥 。

 
 
  峨 边 的 城 不 古 老 , 是 新 中 国 成 立 以 后 才 新 建 的 , 比 起 那 些 有 几 百 年 甚 至 上 千 年 历 史 的 城 来 说 太 年 轻 了 。 由 于 她 年 轻 , 所 以 没 有 太 多 的 要 保 护 的 东 西 , 也 没 有 太 多 的 各 类 禁 忌 , 人 们 在 这 片 土 地 上 耕 耘 , 少 了 些 顾 虑 , 可 以 放 开 手 脚 大 干 。 日 新 月 异 的 小 城 乘 着 改 革 开 放 的 春 风 , 眨 眼 之 间 就 换 了 新 貌 。 街 道 两 边 都 是 五 层 以 上 的 楼 房 , 政 府 新 修 的 欧 式 办 公 楼 气 派 宏 伟 , 引 人 注 目 , 是 这 坐 小 城 现 代 化 的 标 志 建 筑 。 沿 大 渡 河 和 白 沙 河 的 滨 河 路 、 体 育 场 及 连 接 两 者 的 大 桥 都 成 了 峨 边 的 亮 点 。 泥 泞 的 小 街 不 再 有 了 , 臭 气 醺 人 的 河 岸 变 成 了 美 丽 的 滨 河 路 。 凡 是 从 滨 河 路 上 走 过 的 人 们 无 不 赞 叹 它 的 美 丽 、 它 的 实 用 , 都 说 政 府 为 民 办 了 大 实 事 , 大 好 事 , 滨 河 路 是 惠 民 工 程 。 是 的 , 峨 边 的 政 府 是 务 实 的 , 他 们 把 目 光 瞄 准 了 改 善 人 们 的 生 存 环 境 上 , 因 此 , 在 第 一 期 、 第 二 期 滨 河 路 出 彩 之 后 又 马 不 停 蹄 地 开 始 了 沿 大 渡 河 居 民 房 改 造 , 所 建 成 的 滨 河 商 住 群 楼 早 已 拔 地 而 起 , 成 为 峨 边 新 的 商 业 活 动 中 心 。 全 县 已 实 现 电 气 化 。 居 民 做 饭 从 烧 木 柴 到 燃 煤 再 到 烧 电 , 远 离 了 那 种 烟 醺 火 燎 、 煤 尘 乱 舞 的 日 子 , 现 在 又 将 天 然 气 接 到 了 峨 边 , 餐 馆 绝 大 部 分 已 改 用 起 更 加 节 省 和 卫 生 的 天 然 气 。
   以 前 无 论 外 地 人 还 是 本 地 人 形 容 峨 边 街 之 小 都 是 同 一 句 话 : 点 上 一 支 烟 绕 城 三 圈 。 说 这 句 话 时 , 峨 边 县 城 的 街 确 实 很 小 , 且 又 简 陋 、 冷 清 , 走 在 街 上 没 什 么 可 看 的 , 也 就 不 愿 意 停 留 , 每 一 个 行 人 都 是 急 匆 匆 地 从 街 上 走 过 , 而 现 在 , 不 仅 街 道 延 长 了 , 拓 宽 了 , 新 增 了 6条 街 道 , 规 划 改 造 了 步 行 街 , 而 且 街 道 两 边 有 了 彩 瓷 铺 的 人 行 道 及 整 齐 划 一 的 行 道 树 。 越 来 越 大 的 超 市 如 雨 后 春 笋 一 家 挨 一 家 , 嶙 次 栉 比 , 在 小 城 的 街 上 各 展 势 力 , 特 别 是 东 方 红 超 市 、 家 家 乐 超 市 旗 鼓 相 当 , 各 领 风 骚 , 两 个 年 轻 的 超 市 老 板 各 自 施 展 着 自 己 的 经 商 才 智 ; 各 类 专 卖 店 、 精 品 屋 比 比 皆 是 。 品 牌 有 熟 悉 的 , 也 有 不 熟 悉 的 , 有 中 文 的 、 外 文 的 、 还 有 看 不 懂 的 , 你 方 唱 罢 我 登 场 , 看 得 人 眼 花 。 走 在 街 上 看 那 红 男 绿 女 进 进 出 出 , 大 包 小 包 的 , 你 虽 然 并 不 需 要 买 什 么 也 会 驻 足 观 望 , 一 饱 眼 福 , 有 时 也 会 经 不 住 诱 惑 要 溜 进 去 看 看 有 啥 新 货 上 架 。 当 琳 琅 满 目 的 商 品 映 入 你 眼 里 的 时 候 , 你 会 感 叹 , 会 留 连 。 现 在 , 峨 边 这 个 以 前 一 支 烟 逛 三 圈 的 小 城 , 逛 超 市 已 成 了 一 种 漫 步 休 闲 享 受 的 方 式 。 不 知 是 好 看 的 风 景 让 人 们 放 慢 了 匆 匆 的 脚 步 , 还 是 人 们 贪 懒 的 眼 球 使 街 道 不 断 在 延 升 , 在 这 繁 华 的 大 街 上 漫 步 观 看 , 总 会 让 人 觉 得 时 间 太 快 , 怎 么 还 没 逛 多 远 就 到 了 该 返 回 的 时 间 了 。 各 类 茶 楼 、 遍 布 了 小 城 的 每 个 角 落 , 那 里 成 了 人 们 休 闲 娱 乐 、 交 友 、 谈 生 意 的 最 佳 场 所 。 休 闲 广 场 装 修 豪 华 、 上 档 次 、 有 品 位 的 名 流 和 嘉 年 华 音 乐 茶 楼 更 是 彻 夜 笙 歌 。 具 有 民 族 风 情 的 彝 家 砣 砣 肉 、 烤 小 猪 、 烤 羊 排 、 火 锅 、 小 吃 遍 布 , 吸 引 了 众 多 食 客 。
   当 华 灯 初 上 之 时 , 小 城 又 尽 展 她 特 有 的 妩 媚 。 街 上 霓 虹 闪 闪 , 黑 竹 沟 风 景 画 和 彝 家 风 情 照 片 , 被 做 成 了 一 个 个 圆 圆 的 广 告 灯 箱 , 使 你 从 大 街 上 走 过 , 也 会 对 黑 竹 沟 产 生 一 种 深 深 的 向 往 。 这 个 小 城 的 每 一 条 街 都 有 黑 竹 沟 的 妖 艳 和 生 于 斯 长 于 斯 的 阿 哥 粗 狂 帅 气 阿 妹 大 方 亮 丽 的 身 影 。 峨 边 的 夜 很 有 诱 惑 力 , 住 在 峨 边 的 人 们 好 象 被 上 了 魔 法 似 的 不 由 自 主 地 裹 进 丰 富 多 彩 的 夜 生 活 里 。 宵 夜 的 东 西 应 有 尽 有 。 忙 碌 了 一 天 的 人 们 穿 梭 在 夜 色 中 , 三 朋 五 友 聚 在 一 起 , 想 吃 啥 喝 啥 吆 喝 一 声 , 老 板 笑 盈 盈 的 端 茶 敬 烟 , 宾 至 如 归 , 任 你 大 块 吃 肉 , 猜 拳 喝 酒 , 大 侃 特 侃 龙 门 阵 , 高 声 武 气 地 说 着 不 知 原 创 是 谁 的 黄 段 子 , 引 来 阵 阵 笑 骂 声 也 无 人 干 涉 ; 也 可 以 独 自 要 杯 干 红 , 坐 在 歌 厅 一 角 , 听 着 悠 扬 的 旋 律 尽 情 享 受 , 放 松 心 情 ; 兴 致 来 了 , 也 可 邀 好 友 共 进 舞 厅 伴 着 优 美 的 舞 曲 尽 情 旋 转 , 过 过 快 三 步 之 隐 ; 既 便 你 只 有 2元 钱 也 可 要 杯 素 茶 很 体 面 地 凭 栏 临 风 , 聆 听 大 渡 河 古 老 的 旋 律 , 细 品 慢 咽 自 己 的 一 份 心 情 。 小 城 的 人 们 白 天 忙 着 耕 耘 , 晚 上 尽 情 地 享 受 。 在 这 里 你 不 用 担 心 被 宰 , 放 心 喝 尽 情 玩 , 只 是 无 论 多 醉 , 最 后 不 要 忘 记 了 买 单 , 更 不 要 有 意 拒 付 。

 
 
   峨 边 这 个 小 城 是 对 外 开 放 的 , 不 欺 生 , 没 有 欺 行 霸 市 现 象 。 她 敞 开 胸 怀 接 纳 四 面 八 方 的 人 们 。 在 这 里 , 人 们 为 她 挥 洒 的 每 一 滴 汗 水 都 会 有 不 菲 的 回 报 。 所 以 许 多 外 地 人 喜 欢 在 这 里 置 业 经 商 , 赚 得 盆 满 钵 满 。 全 省 民 族 地 区 一 流 的 集 贸 中 心 早 上 四 五 点 钟 就 人 声 鼎 沸 , 熙 熙 攘 攘 , 满 载 货 物 的 车 辆 进 进 出 出 。 本 地 的 竹 笋 等 土 特 产 经 各 路 客 商 运 往 各 地 , 实 现 资 源 共 享 ; 四 面 八 方 的 商 品 被 商 客 汇 集 到 这 里 , 让 小 城 的 人 们 共 享 现 代 市 场 经 济 的 回 馈 。
   你 要 是 摄 影 爱 好 者 , 请 到 一 公 里 处 , 站 在 山 头 俯 瞰 小 城 , 你 会 有 意 外 的 惊 喜 : 峨 边 的 县 城 确 实 是 名 副 其 实 的 小 山 城 , 建 筑 都 是 依 山 层 层 叠 叠 、 错 落 有 致 而 建 。 整 个 县 城 虽 然 四 面 环 山 , 但 中 间 有 条 母 亲 河 流 过 , 她 受 到 大 渡 河 及 其 支 流 白 沙 河 长 年 累 月 的 滋 润 , 显 得 光 鲜 透 亮 ; 如 果 你 在 晚 上 看 她 , 是 万 家 灯 火 , 繁 星 点 点 , 如 镶 嵌 在 山 峦 中 的 不 夜 明 珠 。 此 刻 你 会 情 不 自 禁 地 赞 叹 小 城 的 美 。
  为 什 么 我 总 是 充 满 激 情 , 因 为 我 深爱 脚 下 的 土 地 .作 为 土 生 土 长 的 峨 边 人 , 我 为 小 城 的 不 断 成 长 而 骄 傲 着 , 也 时 时 憧 憬 着 她 更 加 美 好 的 未 来 。
  

 

分享到: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网站建设 | 联系我们
编辑热线:0833-2445385 13981380111 编辑邮箱:bjb_leshan.cn@163.com
国新办许可证编号5112006005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川)字第00147号     乐工商广证字(2007)003号     蜀ICP备14010140号
Copyright 2013 by www.lesh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或以上